斗破苍穹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覆手 > 第三百八十九章 九尾和司马

覆手由斗破苍穹小说网(m.doupocangqiong8.com)的书迷们免费提供分享,在线阅读,更多好看的小说请收藏本网站


  这种信息正常来说是诈骗信息,不过曹云知道这是大联盟给六月的辩护费。警方质疑曹云的收入,曹云可以坦诚说明自己投资某公司。什么,你不信有这样的回报?自己去查。警方很无聊,于是去了某国,公司确实存在,询问,确实有这业务。为什么有这业务呢?老板回答,有人信我,我很高兴,万金难买我高兴。
有这么一个段子,在某人生日那天,骗子发来信息:祝他生日快乐,预交一千元,就可以领取一部苹果手机。某人知道是骗子,还是给了他一千元,因为只有他记得自己的生日。没想到数天后竟然收到了一部苹果手机。
要证明曹云收入非法,就要证明公司老板私人拥有的金钱是非法的。只要公司老板拥有的金钱合法,曹云的收入就合法。并且曹云收入不属于赠与收入,而属于投资收入。区别在于,假设公司老板将来因为犯罪被捕,其赠与的资产是有可能被追缴的,但投资收入是不能追缴的。
魔高一尺道高一丈,为了应对资产转移,所以赠与的资产有可能被追缴。老赖把房产送给自己孩子或者是朋友等,有可能被法院追缴。道高一尺魔高一丈,老赖的公司设立一个项目,朋友投一百万,赚五百万,老赖给了朋友五百万,项目中止。法院是无法追缴朋友的五百万。当然细节上没有这么简单。
竹道:“对了,提醒一点,最近东唐是非多,远离是非。”
曹云疑问:“什么情况?”
“我先看看你手机是不是安全的。”一分钟后,竹道:“警察有些误会,是大联盟帮助远征,不是烈焰帮助远征。王传被定性,警察定性了烈焰法庭,国刑接纳了东唐国刑定性申请,大联盟只能将烈焰踢出大联盟。烈焰离开大联盟后,不再受大联盟监管。他们就袭杀了远征,获取了大联盟想要的核心情报,现在烈焰法庭正在和大联盟谈判。他们要求大联盟商户继续向他们提供全方位的服务,同时他们不再受大联盟规则约束。”
我特?陆一航猜对了,杀远征的是烈焰的人。不过只猜对了结果,没猜对过程。
竹道:“这件事还有比较特殊的背景原因,简而言之,现在被烈焰掌握的,原本远征掌握的核心信息非常重要。你如果知道任何烈焰CEO或者老板身份的线索与情报,钱绝对不是问题。”
曹云知道吗?曹云怀疑东方是烈焰二号法官,只是怀疑。另外曹云怀疑越三尺和烈焰有一些干系,同样只是怀疑。一件事不是只有一个解释。不过烈焰的嚣张出乎曹云的意外,在退出大联盟后,竟然敢直接和大联盟叫板。
曹云担心问:“你们和烈焰出现问题,我这个曹烈的倒霉儿子会不会受牵连?”他可是明面上曹烈的儿子。
竹忍不住一笑:“我们没有和烈焰为敌的意思,即使谈不拢条件,也和私人恩怨无关。我相信烈焰也没有和大联盟为敌的意思。要说鬣狗凶残,借知更鸟捅这一刀太阴毒了。另外还有个小道消息,CA的导师将亲赴东唐,名义上是调查在东唐肆虐的十人营情况,实际上是想把走叉挖出来。更深层目的是想获得远征曾经掌握的核心情报。”
曹云:“哇,这么多信息,我应该请你吃饭?还是应该无偿的帮你把信息散布出去。”作为曹烈的亲信,怎么可能口风这么松。
竹停顿片刻:“你懂意思就好。利益是永恒的,只要你没妨碍任何人的利益,你就是安全的。”
再聊几句挂电话,可以读出很多信息,竹希望曹云将烈焰是杀害远征真凶的事告知警方。同时说明导师进驻东唐对付走叉的消息,似乎为了安抚烈焰。因为烈焰掌握有大联盟都必须正视的核心情报,烈焰就会成为香喷喷的一块肉,吸引着来自各方的掠食者。
不得不佩服烈焰!在局势不利的情况下果断出手,为自己抢到了生存的筹码。
十人营,又是十人营。
反过来想,不是十人营的老师多牛,而是他们选的学生本身就很牛。嗯……除了自己和枪王之外,貌似每位成员在加入十人营之前,已经是很厉害的人物。
导师来了,难道西斯也回来了?
鬣狗走叉不仅要对付烈焰,而且现在要对付导师。不知道这位叫导师的人有多厉害。
曹云连线李龙:“李局长,刚才大联盟的人给我打来电话,告知我几个信息……我不确定信息是不是可靠。我认为做为一名律师,有责任有义务帮助警方打击犯罪,所以我才联系李局长你……不是废话,万一你要坑我怎么办?……法律有规定局长不会坑人吗?……我在湖景小区家里,你实在要见面就过来一趟,顺便帮我带罐冰可乐。”
……
曹云中午和李龙会谈,下午听审两堂。南宫腾飞请客吃饭,联系了欧阳逸,就王传一案三人进行了全面的讨论,决定反客为主,先控告检察官滥用权力,在没有明确的结论之前,诱导受害者王传认罪。
晚饭结束比较迟,曹云回到律师所自然就更迟了。律师所大厅灯火通明,高山杏靠在小吧台处和魏君喝东西,陆一航坐在自己办公室座椅上,司马落坐在客厅沙发,客厅茶几上满是资料。
高山杏看见曹云,拿杯子打了点冰块,加入半片柠檬,倒入冰可乐。曹云把公文包一放,脱下西装,接过可乐:“什么情况?”
高山杏:“吵架了。”
司马落抬头看了眼曹云,继续低头看自己手中的法律书籍,是重刑犯申诉法案。
曹云道:“喂,没必要看了,你在三审提出依据被否决,你用这个依据提出申诉,是不会被受理的。司马,差不多你也该回去了,能学的你都学了,现在是学以致用的问题。希望你能当一位好检察官。”
高山杏拿手机,魏君伸头,高山杏在预约家政。杂工走了,需要人干活。不挽留?曹云既然让司马落走,那司马落基本就走了。
曹云道:“挺好的,换位思考,最少这次你处于辩护律师的位置考虑了案件。我晚饭和欧阳逸,南宫腾飞谈论了这个案子,我们三人都不找翻案点。”
司马落:“井下并没有故意杀人的想法。没有这想法,就无法构成故意杀人罪。这是最最简单的逻辑。”
曹云:“人始终是人,是感性动物,不是每个人都会坚持自我。作为一名律师,我很了解语言对人的影响。在大宇岛我想蹭直升机,九尾竟然住了三天,审案甚至将小郭排除在外,我就知道九尾当时的意图。九尾没有错,她思路也很清晰。她是先假设井下故意杀人,如果在短期内无法从口供处拿下井下,一旦井下律师到位,那井下就逃过一劫。她认为井下没有故意杀人,就不会承认。”
曹云:“退一步说,你们就肯定井下没有故意杀人的可能?我们是律师,我们尽力努力的为雇主利益服务,结果差强人意,不要责怪自己。”
司马落抱头:“问题是我们没有尽力。”
这才是两人的问题所在,他们可以接受官司打败的结果。但是不能接受因为自己没有尽力而导致官司失败的结果,更何况这个结果就是一条人命。
“成年人,自己的坎自己过。魏君,帮司马检察官收拾行李。杏子,告诉陆一航没事就不要浪费电,去睡觉。”曹云道:“就这样吧。”
……
第二天清早,曹云穿的睡衣站立山崖边,伸懒腰看世界,新的一天,代表新的一切。理智的思考,乐观的思想是曹云成功的原因之一。
魏君才后门处问:“曹云,吃什么?”
“培根,双蛋加牛奶。”
“沙拉加柠檬水怎么样?”
“魏君,开心的一天从快乐的早餐开始。”没错,快乐的早餐通常不健康。但健康的早餐会让人失去快乐。
陆一航也到了后门草地处,和曹云等人招呼,落座。他只要一杯牛奶。高山杏和魏君将食物端上来,四人一起享受早餐和清早的清新空气。
高山杏有些担心陆一航:“没事吧?”
陆一航回答:“没事。”如曹云所说,成年人的心理障碍需要自己跨越。
曹云边吃培根边道:“一航,你赢一次九尾,你就可以去当你的检察官了。”
陆一航问:“曹律师,听你的意思:你不认为司马检察官比九尾检察官强?”
曹云有些惊讶:“为什么你会认为司马比九尾强?”怎么会有这个结论。
陆一航一愣,回答:“司马检察官原本综合素质能力很高,在律师所历练后,对律师行业有全新和全面的了解……九尾,似乎没有……”
曹云摇头:“我的看法恰恰和你相反。诸如六月案,我不敢和九尾准备好的领域去碰撞。六月案开了两庭,我全部避开了九尾领域。你的想法不够客观,在和九尾交锋之前,我和魏君就全面对九尾进行了了解。九尾在名唐办的案中可以看出,她对细节完善的极好。比如某人步行到商店,九尾会演练辩护律师会对这句话提出什么质疑,从而对这句话进行全面的完善,达到无懈可击的地步。”
曹云道:“这种办案方式有一个缺点,非常耗费精力和人力。九尾调任东唐只有一个要求,她要专案专办。在一个案子没有结束之前,她不会接受另外一个案子的起诉工作。根据寒子拍摄到的九尾日常,在六月案期间,九尾连午饭也在看资料,并且在资料上标写注解,她用挑刺者眼光来寻找资料上可能存在的漏洞。寒子在名唐的朋友了解过九尾,九尾有过两次恋爱,第一次是大学期间,第二次是成为检察官之后。第一次分手,是因为男朋友打扰她的学习,她对其男友说,她爱他,但是就因为她爱他,感情会导致自己分心学业,所以分手。第二次分手,九尾恋爱后发现要花费大量时间应酬男朋友,于是选择了分手。”
陆一航惊:“曹律师竟然摸的这么清楚?”
曹云反问:“难道你在打井下官司之前,没有查清楚自己对手的情况?”
陆一航苦笑:“我们只是通过道听途说稍微整理了九尾检察官的情况。”九尾在陆一航脑海中有一个印象和轮廓,陆一航稍微加了资料后就将九尾定型。反观曹云竟然还去找九尾初恋情人了解九尾的情况,以此推断出不能和九尾在某个领域进行庭辩。
曹云道:“对付九尾,必须避实击虚,因为她过于在乎细节,容易失去大局。对付司马落则相反,司马落想的太多,考虑的太多,手头的事情也多。你提出任何庭辩方向和话题,他都能接,但是都准备的不够充分。”
陆一航品味一会:“曹律师,你有什么弱点?”
曹云笑:“我不会告诉你的。”曹云的弱点就是前文提到基准点,基准点没错,曹云就没有弱点,基准点一错,曹云会全盘皆输。曹云的弱点在曹云的判断力,要干扰和影响曹云的判断力,除了和林落这样的爱情之外,需要做大量的功课和准备才行。
“喂。”陆一航接电话:“好的……好的。”
陆一航挂电话,若有所思:“九尾真的向律师委员会提出对何英的指控,律师委员会让我今天到委员会接受询问。”
曹云道:“我不接井下案子,就因为不想卷入这浑水。你迟早要去当检察官,无所谓,有什么说什么。但是不要代表律师所说话。”
陆一航点头:“我明白。”
高山杏好奇问:“何英会因此丢掉律师证吗?”
曹云回答:“九尾作为检察官的指控挺严重的,作为控方竟然会认为辩方律师摸鱼放水,律师委员会肯定会重视正式指控。至于结果不好说,这属于主观判断范畴,丢掉律师证应该不至于,不过何英在业内的声誉基本毁了。一航也会成为大家不喜的对象,一航在法庭上控诉何英的种种不作为,有踩别人上位之嫌。”
高山杏道:“就算业内人不喜欢,也不会有什么问题吧?”
曹云道:“刑案就不说了,民诉案件中有很大比例是庭外和解的方法来解决案件。法庭也有偏向庭外和解的态度。所以业内人互相之间都比较有礼貌,很客气,如果有一位被业内讨厌的律师,其和解的道路自然比较坎坷。诸如何英和南宫腾飞算是对头,他们如果是民诉的原被告不同主体,他们和解的诚意就比较低。”
PS:感谢读者‘陈某人’帮助虾一年级小女儿完成家庭作业,吐血加更,以示感谢。
PS2:本书以来非常繁忙,加盟更一直没空补上,对不起各位盟主们。
PS3:国庆可能会停更,很可能,毕竟举国欢庆嘛。..

斗破苍穹小说网(m.doupocangqiong8.com)希望你喜欢书迷们第一时间分享的覆手最新章节内容,如果有错误内容和字体欢迎点击章节报错!喜欢请收藏我们官网:m.doupocangqiong8.com